圖文 // 原來自己也變得那麼難討好

睡前瞥了一眼鏡子才發現,
自己也戴了一張世故的臉,
在歲月不斷流轉與侵蝕後,
生活早變得難以化繁為簡。

該是堅定成熟的年紀卻總徬徨無助,
常忽視身邊的溫暖而擅自感到孤獨,
好像無論提著行李跨越了多少國度,
也難找到一個可以安身立命的歸屬。